兄妹_何止偏爱(骨科)
笔趣阁 > 何止偏爱(骨科) > 兄妹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兄妹

  22

  青梅竹马……可以用在兄妹身上吗?

  贺远枝的眼神太深了,贺采被他看得有种浮在云端的感觉,四肢也绵软无力,整个人半偎在他的怀里,她舔了舔干涩的唇,小声提醒,“哥,我们……不算青梅竹马啊……”

  闻言,贺远枝挑了挑眉,弯下腰贴近贺采的脸,她脸上的每一丝细节都被尽于眼底,贺采大脑里的那根弦倏然间绷断了,她在心里默默祈求贺远枝不要再靠近了,再近一点她的心脏就要跳出来了。

  他停在距离贺采一指距离的地方,五官被无限放大,一丝一毫缺陷也没有,鼻梁高挺,唇形漂亮。

  艺术源于生活,贺采的审美就是依靠贺远枝建立起来的。

  近距离看贺远枝的脸,她永远会心跳加速。她以前认为是自己太颜控的缘故,这一刻,她清楚地意识到,只有面对哥哥的时候,她才会有这种剧烈反应。

  “为什么不算?我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,互相喜欢。”

  贺远枝脸上的表情不像在开玩笑,贺采怀疑他偶尔会被人夺舍,比如现在这个神经兮兮的他,她艰难地从牙缝里挤话,“我们是兄妹,兄妹的感情和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之间的感情怎么能混为一谈呢?”

  “兄妹?”贺远枝咀嚼着这个经常出现在贺采口中的词,不知是不是灯光太烈,他表情淡得近乎空白,而出口的话却咬牙切齿的令人心悸,仿佛要把这个词咬碎了吞下去一样,“这很重要吗?”

  贺采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小时候贺远枝讲的披着美人皮的恶鬼。

  她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寒颤。

  这和重不重要有什么关系?兄妹之间的感情怎么能和爱情一概而论呢……

  她在心里安慰自己,哥哥虽然在很多方面都是天才,但也许是个感情白痴呢!

  贺远枝没有再和她纠缠,把她的手机了,淡淡警告了她一句就走了。

  贺采中考发挥正常,稳稳地过了一中的分数线。

  她始终想着那天晚上的事。

  自从见过贺远枝以后,温绮慕经常在贺采耳边叨叨他,“采采,你和你哥真的好甜好甜啊!!!”

  “哥哥妹妹有什么甜不甜的……”

  “哎,他对你真的好宠好温柔,我认识的你们这个年龄段的兄妹,每天都是互怼,尤其是男生大多青春期,脾气拧得很,哪有你哥哥那么好的啊,好好珍惜!”

  再怎么好,也是兄妹啊……

  贺采在心里告诫自己,已经快要十六了,即使对方是哥哥,也应该有明显的性别意识了。于是她开始不着痕迹地躲贺远枝。

  贺远枝似乎没有察觉出她的异样,亦或者,他默认了贺采的行为。

  即使是兄妹,这么大了,也不该越线。

  中考后,贺采的班里组织聚会,有个大款请客,地点在市中心最豪华的会所。

  贺远枝一整天都不在家,贺采给他发了条短信说这件事,他也一直没回。

  贺采在衣柜里左挑右捡,因为平时得穿校服,她对买衣服也没有太大兴趣,她的衣服大多是贺远枝给她购置的。虽然哥哥他画画很好,但对于女孩子衣服的审美显然一般,贺采总觉得这些衣服的款式都过于老旧。

  她最终选了一件贺远枝的审美巅峰,洛丽塔风的小洋裙。

  贺采他们班气氛一直挺好的,几个班委都是性格爽利、有责任感的人,班里的气氛一直很和睦。整场聚会大家聊得热络,临近分别时很多人都依依不舍地红了眼眶。

  少年时的友谊总是单纯而美好的。

  结束时,温绮慕接了个电话,脸色难看地一个人先走了。

  贺采一个人刚走出包厢,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。

  贺冬燃一身西装,端着酒杯,是第一次见贺采时那种尊贵禁欲的打扮,灯光下他被人众星拱月,英俊面容上的笑意淡得有点冷漠,带着骄矜的距离感。

  贺采一直觉得贺远枝和他有点像,只不过一个人冷漠,一个人温和一些,不过给人的感觉是一样的,无论什么样的神态,总让观者有一种隔雾看花的模糊感。

  贺采经过他身边时,听到他叫自己,“小侄女怎么在这里?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谢谢大家的留言藏和猪猪!晚安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bq65.cc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bq65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